赵廷鑫诉无锡市公安局惠山分局治安行政处罚一案

来源:编辑:2012-02-01 查看数0评论0
  江苏省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

  行政裁判书

  (2011)锡行终字第0014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 赵廷鑫。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无锡市公安局惠山分局。
  法定代表人韩民,该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过立峰。
  委托代理人李融海。
  上诉人赵廷鑫因与被上诉人无锡市公安局惠山分局(以下简称惠山公安分局)治安行政处罚一案,不服无锡市惠山区人民法院作出(2010)惠行初字第0015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1年2月10日立案受理,依法组成合议庭,因本案事实清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九条的规定,书面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原告向原审法院起诉的具体行政行为是:惠山公安分局于2010年7月25日作出惠公(开)行决字[2010]第4674号公安行政处罚决定,载明:2010年7月25日凌晨2时许,赵廷鑫伙同徐彬、徐超等人,于长安珠峰歌舞厅前无故殴打过路人王磊,致使王磊受轻微伤,后被公安机关查获。以上事实有物证、证人证言、违法嫌疑人的陈述和申辩等证据证实。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以下简称《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六条第四项之规定决定对赵廷鑫行政拘留拾日。
  原审判决认定事实如下:2010年7月24日晚,原审原告赵廷鑫和徐晓春等人聚餐后,五人又至长安小学东面夜排档吃夜宵至次日凌晨,喝完十几瓶啤酒后,徐晓春提议找人殴打,其余四人表示同意。后五人分乘三辆电动车从长安夜排档出发一路找寻殴打目标,经长安友谊街向南至王家村,后折回至长安市民广场,最后在珠峰歌舞厅前选中殴打目标王磊(后查实王磊为无锡市公安局惠山分局惠山开发区派出所保安)。五人遂停车等候王磊走近。王磊看了五人一眼,徐晓春就故意说“看什么看?!”进行挑衅,两人起言语争执。这时琴韵网吧出来四个人(其中两人为证人孔忠郑、裴多松),王磊见状拨打保安同事电话,并上前拔电动车钥匙,徐晓春、赵廷鑫即先后上前殴打王磊,双方发生扭打,徐超、李锡成、徐彬当时均在现场。王海龙、胡建雄、张波等保安接到王磊电话后赶至现场,对原审原告等人进行殴打。徐晓春于7月25日2:25拨打110报案,后无锡市公安局惠山分局惠山开发区派出所(以下简称开发区派出所)民警赶到现场,将赵廷鑫等人、王磊带回公安机关处理。另查明,王海龙、胡建雄、张波因殴打他人,被惠山公安分局另案处理。
  原审法院认为,《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九十一条规定:“治安管理处罚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公安机关决定。”
  惠山公安分局负责本行政区域内的治安管理工作,具有治安管理处罚决定的职权,为本案适格被告。《公安派出所正规化建设规范》第八十二条规定:“公安派出所对公民扭送、报案、控告、举报或者行为人主动投案,以及其他行政主管部门、司法机关移送的案件,应当及时受理……。”开发区派出所作为惠山公安分局的派出机构,根据法律授权和公安机关内部职权规定,在辖区内以自己名义依法履行相关治安管理职能,有权做出案件受理决定,其受理案件并在受案登记表上盖章权限合法。
  《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八十一条、《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以下简称《程序规定》)第三章关于回避的规定,并未明确规定公安机关应当告知当事人有申请回避的权利,原审被告未告知原审原告有申请回避的权利并无不当。《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三十七条规定:“执法人员与当事人有直接利害关系的,应当回避。”《治安管理处罚法》、《程序规定》相关条款规定,公安机关负责人、办案人民警察与本案当事人有其他关系,可能影响案件公正处理的,应当予以回避。本案被害人王磊虽是开发区派出所保安,但其与开发区派出所民警并无直接利害关系,法律法规未规定此种情形下,派出所民警应当回避,亦未有证据证明存在可能影响案件公正处理的情形。因此开发区派出所民警办理案件,对赵廷鑫、王磊等人进行调查询问并无不当。
  《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八十二条规定:“对现场发现的违反治安管理行为人,人民警察经出示工作证件,可以口头传唤,但应当在询问笔录中注明。”原审被告未制作传唤证而口头传唤原审原告,但在笔录中已注明口头传唤,传唤程序合法。《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八十三条第一款规定:“对违反治安管理行为人,公安机关传唤后应当及时询问查证,询问查证的时间不得超过八小时;情况复杂,依照本法规定可能适用行政拘留处罚的,询问查证的时间不得超过二十四小时。”《公安机关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有关问题的解释》第八条第二款规定:“……需要对违反治安管理行为人适用超过8小时询问查证时间的,需口头或者书面报经公安机关或者其办案部门负责人批准……。”开发区派出所办案民警书面申请对赵廷鑫延长传唤至24小时,得到开发区派出所办案部门负责人批准,延长传唤时间的手续完备、程序合法。《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八十三条第二款规定:“公安机关应当及时将传唤的原因和处所通知被传唤人家属。”如何界定是否“及时”,法律并无明确规定。原审被告于7月25日凌晨2:30许传唤原审原告,同日9点前通知其家属,原审被告已依法履行通知义务。
  《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使用警械和武器条例》第八条规定:“人民警察依法执行下列任务,遇有违法犯罪分子可能脱逃、行凶、自杀、自伤或者有其他危险行为的,可以使用手铐、脚镣、警绳等约束性警械。”
  即使民警对原审原告使用手铐予以传唤,并无不当。本案中,原审原告诉称民警对其使用手铐等械具的情形并无相应证据证明,不予支持。
  原审原告诉称询问、记录人为同一民警、未告知警察身份。根据原审被告提交的询问笔录,已写明询问人、记录人分别为二位民警且有原审原告本人签字认可;笔录中已载明民警已出示警官证并告知身份;笔录末尾有原审原告签字认可“以上笔录我已看过无错”并签字。公安机关调查询问程序并无不当。原审原告诉称行政处罚告知笔录和行政处罚决定书存在同时送达,送达时未告知原审原告行政处罚的事实、理由和依据,未告知原审原告陈述、申辩的权利等的违法情形。但行政处罚告知笔录已列明行政处罚的事实、理由和依据,并告知原审原告陈述、申辩的权利,原审原告表示放弃陈述申辩权利。原审原告在行政处罚告知笔录和行政处罚决定书上签字捺印,表示对其形式和内容合法性、真实性无异议。原审被告行政处罚告知笔录和行政处罚决定书送达程序合法,原审原告诉称缺乏相应证据证明,不予支持。
  《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六条规定:“有下列行为之一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情节较重的,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一千元以下罚款:……(四)其他寻衅滋事行为。”被害人是否构成伤害并非寻衅滋事行为构成要件,王磊是否构成轻微伤,不影响原审原告寻衅滋事行为的认定。王海龙、胡建雄、张波等保安对原审原告等人进行殴打是另一违法行为,公安机关已按法律规定另行处理,不影响对原审原告寻衅滋事违法行为的处罚。赵廷鑫与他人酒后寻求精神刺激,在公共场合寻衅殴打他人,破坏社会公共秩序,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惠公(开)行决字[2010]第4674号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中表述王磊构成轻微伤,应当认定为瑕疵。公安机关在今后法律文书制作过程中应注意加强文书规范性、严肃性。
  综上,原审被告惠山公安分局根据赵廷鑫实施的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性质、情节、危害后果及其程度、行为人的主观过错等,对其作出惠公(开)行决字[2010]第4674号公安行政处罚决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正确,符合法定程序,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一)项之规定,判决维持原审被告无锡市公安局惠山分局于2010年7月25日作出的惠公(开)行决字[2010]第4674号公安行政处罚决定。
  上诉人赵廷鑫上诉称,一、上诉人等人并未于长安珠峰歌舞厅前无故殴打过路人王磊,打人者是王磊及其叫来的人;二、被上诉人作出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过程中的程序违法,办案中未告知当事人有要求回避的权利,也未按法律规定回避,现场处警时未出示工作证件,未及时通知家属,询问过程始终只有一人自问自记等违反程序的情形;三、一审未及时宣判。请求依法撤销一审判决,撤销公安行政处罚决定,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
  被上诉人惠山公安分局答辩称,一、上诉人及徐晓春等人的行为系典型的酒后滋事行为,为寻刺激,一路寻找殴打目标,选定王磊并对其言语挑衅引起事端;
  二、王磊虽系保安,但与办案民警无直接利害关系,不存在影响案件公正处理的情形,笔录中记载了出示工作证件的过程,传唤上诉人到派出所为凌晨,当日上午九时通知家属并无不妥,上诉人对询问笔录的内容和形式有判断能力,已告知其有陈述和申辩权。答辩人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上诉人的理由不能成立,请依法判决驳回上诉。
  原审被告向原审法院提交了下列证据:1、徐晓春、赵廷鑫、李锡成、徐超、徐彬、孔忠郑、裴多松、王磊的人口基本信息;2、处警经过、受案登记表、延长传唤审批表;3、徐晓春、赵廷鑫、李锡成、徐超、徐彬、孔忠郑、裴多松、王磊的询问笔录;4、公安行政处罚告知笔录;5、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6、王磊伤情照片、法医意见。
  原审原告向原审法院提交了下列证据:1、惠山公安分局作出的惠公(开)行决字[2010]第4674号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2、中国移动通话清单;3、现场血迹照片;4、胡建雄、张波、王海龙行政处罚决定书。
  原审法院调取证据:110电话报警接处警记录摘录一份。
  各方当事人向原审法院提交的证据材料已录入一审判决书并随案移送本院。
  本院认定的案件事实与原审判决无异。
  本院认为,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六条规定,结伙斗殴的、追逐、拦截他人的以及强拿硬要或者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的属于扰乱公共秩序行为中的寻衅滋事行为。本案中,徐晓春、赵廷鑫、李锡成、徐超、徐彬、孔忠郑、裴多松、王磊的询问笔录等证据可以充分证明,2010年7月25日凌晨,赵廷鑫等人深夜饮酒后,为寻刺激,找人殴打,其行为构成寻衅滋事,扰乱了社会公共秩序,应当受到治安管理处罚。被上诉人受案后,依法传唤上诉人实施调查,并在作出处罚决定前,告知了上诉人作出治安管理处罚的事实、理由、依据及其依法享有的权利。综上,被上诉人作出惠公(开)行决字[2010]第4674号公安行政处罚决定证据确凿、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
  关于上诉人提出的其本人并未殴打他人而是被他人殴打的上诉意见,本案证据可以充分证明,上诉人等挑起事端在先,其后被随即赶来的王磊的同事胡健雄等殴打,胡健雄等已被公安机关另案处理,上诉人等在后一起治安案件中的受害人地位并不影响发生在先的寻衅滋事案的定性。上诉人的上诉意见与事实不符,不能成立。
  综上所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上诉人的上诉理由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一条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上诉人赵廷鑫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张学雁
  审  判  员  孙  宏
  代理审判员  王  强

 

  二○一一年四月六日

  书  记  员  崔晓萌

相关新闻